【旅行故事02】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下)

日期:2016-09-14作者:山之道会员阅读:2361

(三)

去云南,丽江是第一站。一觉醒来,打电话叫老板起来开门,逛着早上人流稀少的古城,天空湛蓝,白云朵朵。吃个米线当做早餐,阳光渐渐热烈。回到青旅,坐在院子里的摇摇吊椅上,双脚蹭一下地面之后立刻悬空,摇椅便在嘎吱嘎吱的声音里摇晃着身子,也摇晃着睡意绵绵。

 

晚上逛逛满是人的五一街四方街,街道两边满是非洲鼓玫瑰饼玛咖普洱和小吃。一米阳光酒吧音乐轰隆隆地响,门外的小男生一口一口地喊着老板进去坐坐吧。小姑娘化着妆手捧着玫瑰花走到你身边说老板买束花吧。

 

谁想艳遇谁就进去坐坐吧,谁艳遇了谁就买朵吧。

 

我坐在酒吧里,更新了朋友圈:来丽江艳遇前,如果你不会速写不会打鼓不会跳舞不会弹琴不会唱歌……那么恭喜你,你艳遇的一定是个酒托儿。

 

(我在丽江的酒吧里)

第二次到丽江,晚上去了大冰的小屋。大冰的小屋算是个音乐酒吧,不大,里面的人围着好几个圈圈坐着,没有桌子,中间只是一个小小的茶几,放着打开的几罐啤酒。坐在茶几边上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右腿上架着一把民谣吉他,戴着黑框眼镜,自我介绍说你们陈我周老师就可以。他看我刚进来,问我要喝啥,啤酒和王老吉随便选,四十块一罐。我说那就啤酒吧。他指着我身后的墙上说,诺,你自己从后面拿。

他唱完了南山南 赵小雷 我便起身离开了小屋。跟几个朋友去了一个名字叫一路向西的音乐酒吧。点了啤酒,坐在沙发上,听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大叔弹着吉他唱着花房姑娘唱着他写着一首关于丽江丑陋面目的原创。我们鼓掌,我说,来一首灰姑娘吧。然后一女掌柜便开始唱,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

 

所以,丽江,最喜是古城早晨,最喜是啤酒民谣。

(四)

去云南的行程里,最后一站是去雨崩村徒步。

从德钦县的西当村开始,便要走十二公里的上坡路翻过海拔3700米垭口,然后再走六公里的下坡才能到达雨崩村。

因为今年是转山元年,所以一路上会遇到很多从西藏青海赶来的藏传佛教徒去雨崩村朝拜神瀑的。他们大多穿着藏族服饰,皮肤黝黑,手上或者脖子上挂着菩提子,见到每个人都说一句扎西德勒。于是一路上,我们对每一个迎面走来的男女老少都说一句扎西德勒。很多老妇人黝黑的脸上满是皱纹,她们说扎西德勒的时候,皱纹会显得更深,但笑容会让人欢喜。

 

在雨崩村住在一户藏民家,管家的是一位老奶奶。家门口有一棵苹果树,树上结满了苹果,很小,已经熟了。因为苹果树离地面比较高,够不着也爬不了树。这老奶奶家有一个外孙女,六七岁光景,我问她这苹果可以摘吗?她用嫩嫩的声音说可以摘。然后她从地上捡起石头树上丢,想把苹果砸下来。老奶奶看见我们想摘苹果,就捡起一根劈开的柴火用力砸向苹果树,咚咚掉下来两个苹果。咬了一口,特别甘甜。于是我便想方法爬上了高墙,站在苹果树旁摘了满满两口袋的苹果给大家一人一个分完了。老奶奶说,想吃多少自己随便摘。那苹果很甜,老奶奶人也很好。

 

第二天早晨从老奶奶家出发徒步去冰湖。路上经过一大片原始森林,粗壮的大树,树枝上挂满了胡须一样长长的苔藓状植物。倒在地上的腐烂的树木,爬满了茂密的绿色苔藓。早晨阳光直射如林间,像极了电影暮光之城里的森林。

路上遇见一只松鼠,是我那天最幸福的一件事。走在森林里,看到不远处的一只松鼠从一棵树爬到另一棵树。我停下来,从包里拿出食物。松鼠看到了我,又从树上蹿下,朝着我的方向过来。及至我的脚下,打量着我,我不敢动,怕惊扰了它。慢慢地拿出手机想要拍照。它居然就直接顺着我的鞋子我的裤子爬到了我的身上,然后把整个嘴巴塞进我准备好的食物里。然后便迅速从我身上离开,跑到远处的树林里去了。那十几秒的时间,是一个惊喜,让我兴奋。在那么远的地方遇上这么一只小动物,以这样的方式见一面,问声好然后再道个别,应该再也见不到了。

于是,当我想起“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就想起那天遇见的这只小松鼠。

多好。我还能在几千公里之外记得你。

 

(五)

2016年元旦,去了漠河跨年。

又一次遇见很多人。

因为和我一样不喜欢赶时间而凌晨四点就出发去机场的伊莎,有着所有中国年轻人羡慕的旅行经历。坐过久仰大名的从北京开往俄罗斯的K3次列车。七天的车程,经乌兰巴托到俄罗斯。会看见贝加尔湖,会在七天里看见窗外一年四季更替的景色。她说,七天的硬座其实也不累,值得去体验一次。

在机场遇见的五月姑娘,一个人出发去漠河。曾经因为要去旅行毅然辞去了工作,虽然最终由于同伴的母亲在她们出发前把同伴强行带回了家,旅行计划便因此夭折。追了好多年《侣行》,270张昕宇是她的男神,也喜欢鬼脚七。

爱摄影的何杨,这之前一直在上海税务局工作,在漠河的酒店里聊天,他说,马上就要离开体制内了,开始新的工作。在漠河北极村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凌晨拍了美丽的星空。他写明信片的方式是拿出手机按照通讯录顺序,如果想给某个人寄,就问他要地址。

Katrina是第二次见了,在会哈尔滨的列车里又开始聊天,这一次才知道原来她正在往英语同声传译而努力。忽然觉得对面坐着一位英语大神,带着仰视的目光注视着。

Gavin为了一个小朋友的圣诞老人贺卡花了很多心思,说这次来漠河之前跟女友闹了矛盾在闹分手。Gavin在上海工作女朋友在杭州,他从手机相册里找出一张照片,那是他几乎每周从上海来杭州的动车票,叠起来很厚。好像只有网上能看到的段子在我面前重现,后来问了近况,感情已如初好。

Shane,英语说得很好,也很帅气。日本留学海归。上海工作。朋友圈一更新基本都是英文的状态,她说她在上海的朋友大多数都是外国人,朋友圈的照片都是酷酷的样子。

陈某某,皈依佛门,三宝弟子,吃素食。说走就走就去了内蒙说走就走就去了巴沙。她说婆娑世界不完美,才需要努力修行。也是从她这里才知道这一句: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

我们在漠河的白雪里摆了圈圈摆了2016摆了LOVE,像童年一样贪玩着。

 

每天都要遇见很多人。在红灯前的斑马线上,在每一站的公交和地铁里,在匆匆赶时间的电梯里。如果擦肩而过也算是相遇,如果两眼相视也算是相遇,如果出现在同一个监控探头里也算是相遇,那如此,便有多少的久别重逢,细一想,你见到的每个人都变得可爱了。

而现在,我们还有很多人没见,还有很多人等待重逢。


评论(0)
看看大家怎么说...
  • 暂无评论
  • 您需要登陆后才能进行评论 登陆 | 注册